泉州王顺兴信局浓缩百年侨批史 现状堪忧寻出路

泉州王顺兴信局浓缩百年侨批史 现状堪忧寻出路

  中新网泉州3月29日电 (廖静)“昔日鸿来燕往。”一语道出了福建泉州王顺兴信局曾经的辉煌。这是一座历经80余年风雨的欧式建筑,见证了闽南侨批的历史。

  29日,记者来到这座包含西式建筑、中式骑楼建筑的信局遗址。远远望去,被红砖现代房屋包围的西式建筑依旧十分醒目,三层小洋楼四周十二根通顶圆柱矗立,展示了欧洲宏大建筑在中国保存完好的风貌。

  然而走近一看,署名“奇园”的信局遗址早已不复当年,门窗被白蚁侵蚀,残缺不全,院子里的水泥地面已经破损。附近居民陈如榕告诉记者,“奇园”的后人还住在里面,日常不对外开放,但因为房子太大,主人打理起来力不从心。

  据《泉州市邮电志》记载:“清代光绪二十四年(公元1898年),泉州王世碑在家中开设王顺兴信局。”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延伸,泉州到南洋谋生者日众,几乎每个家庭都有海外关系,因为没有侨批(信)专送机构,华侨寄信寄款回家都是通过“水客”捎带,思路灵敏的王世碑就是由“水客”华丽转身为信局老板的。

  1928年,王世碑的儿子王为奇兴建了奇园,主楼矗立至今,当年曾是信局的主要经营场所。另一个儿子王为针,也于一年后建造了船楼,两人分别经营海内、海外的业务。

  早在2007年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中,陈如榕先生和邮界人士就曾提出呼吁:王顺兴信局遗址保护缺失,遗物多次遭窃,由此引起了文物部门、新闻媒体和泉州市“两会”代表委员的关注。2009年,王顺兴信局获批福建省第七批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遗憾的是,几年时间过去,信局遗址除了在大门口增加一面“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区鲤城江南新区示范区”的铜牌以外,面目更加破败不堪。

  “信局包含的文化认同,其中既有中式建筑又有西式建筑,这两方面本身也可以看出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国早期移民的对外界不同文化的接受度。”泉州华侨历史学会副秘书长刘伯�U建议不仅要保留信局的建筑原貌,还应该保护好它的文化特色。

  王世碑是从水客转型为信局开办者,这与目前现存的其他信局经营历史不一样。刘伯�U告诉记者,目前已经发掘的侨批遗址不算多。“更多地挖掘侨批遗址的工作不能停,而已经被发掘的信局,可以加大保护力度,也让侨批的下一步研究更有动力。”

  从“水客”演变到信局经营,王顺兴信局具有代表性的研究价值。同为侨批重要物证的漳州天一信局已经被列为全国保护单位。对此,刘伯�U建议,政府要对遗址进行适当的拨款,请专业维修人员进行维修。

  如今侨批研究逐渐被重视起来,做好对信局的基本保护工作是基础的一步。“无论是在此地建侨批文化馆,还是开侨批陈列馆。”刘伯�U期待,王顺兴信局能够早日成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“如何让王氏后人在房屋中正常生活,又不影响对其进行文物维修。”因为长期接触侨批研究者,陈如榕也产生了信局保护的极大兴趣。他建议“如今信局后人手中还保留完好的信局邮戳、特制黄金白银秤、银信袋子等文物,这些也需要保护起来。”

  “保留信局的古色古香、原汁原味。”刘伯�U坦言,其实王顺兴信局遗址的保护研究,它不仅局限于侨批的研究,还要扩展到海外的移民研究,其中包括在菲律宾跟泉州的人员、文化、经济等交流,沉淀出其中的深层价值。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