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往拉斯维加斯的路

通往拉斯维加斯的路

  因不熟悉美国道路,路盲的我约了驴友一起去拉斯维加斯玩,顺便看看大峡谷。

  开了一辆老爷车上路,一觉醒来,眼睛还没揉清楚,听见身边驾车的驴友以镇定的声音通知我:“六,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,我们的车没油了,续航能力大约20码。”

  我不在意地一摇头说:“没关系,美国20码之内还能没有油站?”然后蓦地怔在那儿!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大沙漠,别说20码的油站,目极之处,连个仙人掌都未有!

  顿时我就慌神了,问他:“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?”他好心或者故作好心地答:“我看你在睡觉,不想停车叫醒你,想到下个油站再加油,没成想突然就进沙漠……”

  在沙漠里,比没水更可怕的情况是没油。

  高速公路边不起眼的岔路上一个破旧的招牌上写着“油站”二字,我指着牌子大叫:“进去!加油!”两人下了高速公路,奔牌子而去,到跟前傻眼了,明显一废弃的油站,连乌鸦都不肯逗留,可巧另一辆车也晃晃悠悠地进了油站,我兴奋到不行,不幸中的大幸是有人与你同病相怜,我跑过去问人家:“你们也是来加油的吗?”对方耸耸肩说:“我是来尿尿的。我没想到这里还要排队。”我大笑问:“你知道附近哪里有加油站?”对方又耸耸肩说:“你们不看字板的吗?刚才有个大招牌上面写着前方70码都没有加油站,请把油箱加满。”我恨恨地瞪着驴友,驴友无辜的表情:“我对英文字牌不敏感,除了有钱的字样。”

  等驴友顺带上个厕所后,两人退出高速公路,他还怨我:“要不是你转个弯,我们还能开得更远些,至少有希望熬过70码。”我真想捶他。

  翻过一个秃顶山丘,我越发绝望―― 一个更大的沙漠绽放眼前,我开始思忖逃生的方法,比方说把身边的驴友活剥了,扒出油来当燃料,我估计他这时也是这样打量我的。

  而从体积和脂肪含量来说,可能我的续航能力更强。我开始翻找AAA救援电话,并盘算要付出多少cash。突然身边的驴友兴奋地大叫:“六!天无绝人之路!大下坡哎!我可以挂N档让车滑行!你别怕,还能坚持一段!”说完,他利索地把空调关上,还封上车窗,跟我说,这样比较省油。在头顶烈日的大沙漠,无空调,不开窗,加州的阳光……

  车子已经开始入打摆子般颤抖,油灯开始报警。

  驴友跟我说:别紧张别紧张,多喝水,多喝水。

  我说,喝水不是缓解紧张最有效的方法。

  他答:“不是的,多喝水,攒上尿,等下,你用这个星巴克的杯子接上尿,灌进油箱里,你知道吗?根据我的野外生存经验,一泡尿可当两升油使。你要hold住,关键时刻派上用场。”兄弟,我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是富矿,过去几十年我每天排出的都是贵如油的春水。

  这个惊险的故事告终在山穷处水现,下坡后大大的壳牌图案向我们招手,这个标志如此美丽与诱惑,吸引我们一步不迟疑地奔去,进了油站,我和驴友竟然相拥着几近喜极而泣,且手持油泵合影留念,我不过是为加深记忆,告诉自己跟具有冒险精神的人旅行神经要无比刚强,我已经通过考验。

  车里有油,心里不慌,笃笃定定来到拉斯维加斯,我和驴友直奔……你们以为是赌场,错!我们去看Blue Man的音乐剧了。我和他都不是好赌之徒,用他的话说,他这一生对天上掉馅饼的事都不相信,而我对要先付出现金才能得到回报的投资向来不感兴趣,我这一生都是空手套白狼的,拉斯维加斯,不过是我们冒险之旅的一个中转休息站而已。

  明天,我们就会直奔大峡谷。

  (摘自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;作者:六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