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尖在高山

银尖在高山

  未抵达6100多英尺的峰顶山城前,终于做了件游览斯里兰卡不可不履行的事,就是大买特买当地茶叶。上山途中经过不少茶园,但都是过眼云烟并未停留,终于在靠近峰巅的大茶庄工厂停下,厂名格林骆治( Glenloch),看名字就知并非无拉无卡不成欢的本地人所开,可见属英伦遗风,而且专做游客生意,否则不会安排工作人员带领我们参观茶厂。

  全机械化的宽敞工厂室温颇高,虽然建在高山地带,空气里带着淡淡茶香。成品茶叶根据品质装在不同大箱里,大概是经过人工筛选才分成等级,最贵的茶叶名“银尖 ”(Silver Tips),长相秀气纤美,每片茶叶长约一寸微带银光,尖尖细细如松针,属于绿茶家族。即使对茶叶毫无研究,但一看体积颜色便知得来不易,如此尖细肯定是茶叶的至嫩顶尖叶片。

  招待访客喝的茶颜色澄黄香醇顺喉,故此人人都一涌而上向柜台买茶叶去了。以为马来人不大喝绿茶,岂知买得最多却是几个穆斯林老大。家里还有数大罐未开启茶叶,但入宝山又怎能空手而回,我也买了五盒各类茶叶,且全是绿茶,包括最名贵的银尖。至此开始有疑惑,斯里兰卡不是以红茶闻名天下么,怎么大茶园推销的全是绿茶?其实我一点也不在乎,因为通常都喝这种茶。

  投宿的旅馆位于崎岖小径尽头,须经过茂密树林才抵达,难怪叫Gallway Forest Lodge(高威森林旅舍)。有人在重重森林中央建座旅馆也真奇怪,更奇的竟然还有几千英里外的游客摸上门来。旅舍建于14年前,算是较新的建筑,难怪我下意识松弛下来,忘了去想古屋疑云那种自己吓自己的事。

  一心想赚佣金的司机兼地陪怂恿我们去试试斯里兰卡式古方按摩,以为几个妈仄不好此道,岂料穆斯林大妈都跃跃欲试,我也跟着去了。以前试过的泰式、寮式和越式按摩都有所谓最后防线,岂料此古老佛国式却甚为彻底,我想到那几个头发都包得密不透风穆斯林老姐要坦荡荡豁出去,忍不住在心中嘻嘻哈哈。整个按摩过程播放梵文佛曲,令臭皮囊交易仿佛变得神圣起来。

  此事还有后话。其一是其中三人对按摩师手艺十分不满,认为有��笨之嫌;其二是穆斯林老师被她的师父揩油,不只向着她的玉体竖拇指还吻了她一把。听到如此非专业额外服务,我们笑得前仰后合,在两三个星期以后。

  一群不敢在非清真酒店餐厅开餐的穆斯林,躲在房里以面包水果打发晚餐。僧伽罗朋友与我就比他们幸福,蹬进有三人乐队边弹边唱的地下餐厅吃晚饭。点了青菜炒饭,干巴巴无甚滋味,但至少比冷冰冰的面包强。三人乐队整晚只唱五六十年代西洋老歌,可见那是标志性的一代,即使在几千英里外。  

  (摘自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;作者:梅淑贞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