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东京感受“优质生活”

在东京感受“优质生活”

  八十年代因公事常往返东京。偶有女友求我同行。其中一位阔太最爱与我结伴。那段日子我就像两边点燃的蜡烛,每天忙碌十余小时。生活担子不轻,同行的阔太,却是位富贵闲人。

  晚上下班回酒店,就欣赏她逛公司的收获:服装、手袋、美鞋、腕表、艺术水晶,林林总总叫人眼界大开。钱算什么?几十万日元,只不过换一小堆漂亮的衣饰鞋物而已。

  某夜她躺在床上对我细说她的生活。“没12点我不会起床的。我有四百多双鞋,手袋两百个。醒来特别要赖床一阵,想好我今天用什么手袋配哪对鞋。”

  在东京喝下午茶,数十男士为她转头,要看美贵妇。尤其是我的女助手,对她羡慕至极,赞她过的才是幸福优质生活。

  我也对她好奇。根据她所形容的上流社会,不外每晚结伴上馆子或酒吧,巧立名目开派对。有时旅行或游艇出海,也不过大家在那里装模作样一番,男的比资产、学位。女人斗�n。这种生活久了到底会否感觉空虚?

  且看看:日本职员还留在大楼内彻夜埋首苦干。傍着买家们的推销员,应酬到三更半夜才拖着疲乏身躯回家。老师们放暑假还得上课为学生准备下季功课。我好奇问她:“世上这么多被虐童工。许多人晚上睡前尚未饱餐,你对此有何感觉?”

  她回答:“我会同情他们两分钟。但之后仍过自己的生活。生活上你要分清楚什么是你能够控制的,什么是你所不能控制的,咦――”她把一件柠檬绿T恤比在我身上说:“若配上橙色碎花裙,明天出去一定会吸睛了。”她还把新买的腕饰摇几下,“再加这个。看,这就是你可以控制的事!”

  那时我还年轻,分不清真理歪理,因为这些歪理听着似乎也有道理。好在从小培养的嗜好:好音乐和好书本,总能使我精神有所归依。诚然,要追求自我精神生活并非易事,那要排开许多诱惑及压力,但亦非常值得。“优质生活”,人人看法不一,我追求的,要有健康,要有灵性,于愿足矣。

  (摘自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;作者:黎于华)